申捷策略

【南京红色故事】热血青春
2020-06-04 09:36:00  作者:张健  
1
听期货配资

1943年的年初,春寒料峭,寒意袭人,江南的大地上一片萧索的景象。1月13日,新四军第一师第二旅,在旅长王必成、政委刘培善的率领下,从苏中地区悄悄渡江南下,到达溧水里佳山,与钟国楚旅长、江渭清政委领导的新四军十六旅胜利会师。2月5日,新四军两个旅在里佳山祠堂召开了会师干部大会,为了更好地开展抗日斗争,根据上级指示,两个旅进行合编,成立新的十六旅,由王必成担任旅长,江渭清担任政委,钟国楚奉调去延安学习,因治病延误,未能去延安,继续留在苏南,担任十六旅副旅长兼任参谋长。

申捷策略苏南地区的抗日力量不断强大,引起了日伪军的极大恐慌,为了消灭日益壮大的苏南新四军主力部队,日寇开展了大规模的“清乡”行动。针对敌人的行动,新四军十六旅旅部经过研究决定,坚决开展反“清乡”斗争。旅部认真分析了当前形势,决定还是采用老的战法,跳出内线,到外线去狠狠打击敌人,调动敌人,迫使敌人回兵救援,最终使敌人的“清乡”计划落空。

申捷策略旅长王必成在作战地图前,经过长时间的思考,回头对旅政委江渭清说:“我们派四十六团去横山地区,乘鬼子集中兵力在我中心区‘清乡’,横山地区兵力空虚之际,去拔碉堡。江政委你看如何?”

申捷策略江渭清答道:“我看可以。我们派兵横山地区打击敌人,让敌人首尾不能相顾,这样,敌人对我中心区的‘清乡’计划很快就会破产。”

申捷策略“那我们应该从哪里突破呢?”王必成问。

江渭清略作思索,说道:“我看可以选择青圩据点,先拔掉它!”

申捷策略“为什么选择这里?”王必成看着江渭清道。

江渭清胸有成竹地说:“根据情报,青圩据点目前只有十几个伪军据守,里面有我们的一名内应,可以策应。这名内应叫夏治保,他于1940年参加新四军,在一次战斗中负伤,回家休养。伤好后,被安排打入伪军内部,经常向我们提供重要情报。青圩据点的情报,就是他提供的。”

王必成下决心道:“好!那就先端掉青圩据点!通讯员,通知四十六团团长马上到旅部!”

青圩据点位于溧水洪蓝境内的青圩村前的石臼湖岸边,地势开阔,易守难攻。据点里的伪军经常袭击我抗日武装,骚扰当地的老百姓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。

为了拿下青圩据点,四十六团做了细密周到的安排。

这天凌晨时分,万籁俱寂。青圩据点四周突然出现了很多人,一个个屏声静气,悄悄地向碉堡靠近。此时,天地之间一片朦胧,由于是阴天,没有月光,这些人的行动又比较隐蔽,很快就离碉堡很近了。突然,从碉堡里跑出来一个伪军,站在离碉堡几步远的地方小便,这个伪军一边小便,一边向四周打量,突然,这个伪军揉了揉眼睛,又仔细看了看,突然大声叫道:“不好了,不好了,有新四军,新四军来了!”话没落音,一颗手榴弹扔了过来,火光一闪,一声巨响,这个伪军便报了销。碉堡里面一阵惊慌失措,随即开始往外没有目标地胡乱射击。

又是一声巨响,一颗手榴弹像是长了翅膀,准确地飞进了碉堡里,顿时,浓烟滚滚,烈焰飞腾。

碉堡外面,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伪军弟兄们,你们也都是中国人,中国人不打中国人,你们不要为日本鬼子卖命了。缴枪不杀,新四军优待俘虏!”紧跟着,又有许多“缴枪不杀”的声音响起,伪军一个个胆战心惊,正不知如何是好,又是一颗手榴弹在门外炸响,有胆小的伪军吓得已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了。有人颤抖着声音道:“不要开枪,不要开枪,我们投降!”伪军们一个个把枪支扔了出去,按照新四军的要求,举着双手站到了碉堡门外。

新四军收缴了伪军的武器弹药,又到碉堡里进行了一番仔细搜查。一个新四军战士问道:“首长,这些伪军怎么办?”

申捷策略那个被称作首长的人大声道:“这些伪军,都登记一下,以前没有做过坏事的,他们愿意参加新四军的,我们欢迎,不愿意参加新四军的,只要保证以后不再帮助日本鬼子做坏事了,我们给他们一条生路,等会儿放他们回家。”

新四军战士开始登记,有的人早就恨透了日本鬼子,是被逼无奈才加入伪军的,他们当中也不乏热血汉子,愿意参加新四军,也有几个人不愿意再在队伍上干了,也不想当新四军,就让他们回家。一名新四军战士指着一个清瘦精干的伪军道:“首长,这个家伙叫夏治保,冥顽不化,帮助鬼子做了很多坏事。”首长看了一眼夏治保,怒声道:“好啊!原来你就是夏治保,帮助小鬼子对付我们新四军。小周,你和小张把他押到那边小树林里,枪毙了!”小周答应一声,押着夏治保到小树林里去了。

到了小树林里,小周笑着伸出双手,紧紧地握住夏治保的手道:“夏治保同志,谢谢你啊,由于你的情报,我们只用了三颗手榴弹,就拿下了青圩据点。”夏治保憨厚地笑道:“没什么,这都是我应该做的。”一旁的小张不解地望着小周道:“他不是汉奸吗?你怎么还和他握手?”小周笑道:“夏治保不是汉奸,他是我们自己的同志,他是受组织安排潜伏在敌人内部的。”小张点点头道:“原来如此,你放心,我以我的党性保证,我会严守秘密的。”小周笑道:“那是必须的。根据组织上的安排,夏治保同志,你还是要回到伪军队伍里去,我们马上搞个假枪毙,你立即离开这里,行吗?”夏治保点点头道:“请同志们放心,我好歹也是一名老战士了,我坚决服从组织上的安排!”

不一会儿,小树林方向传来几声枪响,小周和小张急匆匆地跑了过来,小周大声道:“首长,不好了,我们刚准备枪毙夏治保,没想到他趁我们不注意,跑掉了,我们开了几枪,也没有打中。”首长着急道:“这个汉奸这么狡猾,你赶紧带人追,千万不能让他跑了!”几名新四军战士立即向着夏治保逃跑的方向追了下去。首长告诫了准备回家的伪军,教育他们以后不准再帮鬼子做坏事了。伪军们都点头同意了,就把他们放了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回到了溧水县城,到了伪军自卫团总部,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讲述了青圩据点丢失和自己死里逃生的情况。自卫团的团总将信将疑,恰好这时有被新四军放回来的伪军作证,这个团总才相信了夏治保的话,而且认为他很机灵,让他当了个小班长。

申捷策略1943年4月初,新四军干部谢云晖受上级党组织的委派,从安徽淮南到溧水担任新四军十六旅四十八团副政委。他和妻子李毅乔装打扮,经过南京来到了溧水地界,溧水这里地下党也派出了赵家淦、王正邦、王顺清等人前往溧水北面夏家边去接应。结果在夏家边一个小面馆碰头,准备吃碗面打个尖就动身的时候,被国民党顽固派忠义救国军的人发现,谢云晖等人赶紧分开撤离,结果忠义救国军通知了汉奸张锦山的大刀会,一起沿路追捕。一直追到靠近溧水县城北的飞机场,赵家淦和谢云晖两个人一起撤的,看见路边有一个芦苇茂盛的池塘,灵机一动,藏在芦苇塘里,避开了敌人的搜索,安然脱险。两名警卫员在战斗中为了引开敌人,和他们跑散了。王正邦和王顺清带着李毅,一路奔跑,一直跑到了溧水城东的石板桥,正好碰见了在石板桥的伪自卫团团长姚少卿带人拦截,李毅等三人寡不敌众,被伪自卫团的人抓住了。敌人其实并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,只是把他们当作一般的抗日分子进行审问。

申捷策略王正邦和王顺清都很有骨气,坚决不承认自己是抗日分子,两人在被抓以前就和李毅说过,李毅是他们家的亲戚,姓曹,叫曹二妹,敌人看问不出什么名堂,又不愿意放人,为了表功,把王正邦和王顺清交给了日本鬼子溧水宪兵队,李毅自始至终,一口咬定和王正邦他们是亲戚,反而没有引起敌人的注意,一直被关押在自卫团团部的一所空房子里。

申捷策略谢云晖找到部队以后,把情况向十六旅的同志们说明,十六旅领导立即指示,让在自卫团做地下工作的夏治保想方设法,务必救出李毅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接受任务以后,心中也是十分着急,他借着送开水过去的机会靠近李毅,小声地问道:“这位大姐,你姓什么?”李毅怕是敌人的圈套,冷漠地嗤笑道:“哼!这位军爷,我姓曹,叫曹二妹,你们就是问我一千遍也是这样。”夏治保轻声轻语地说道:“大姐,请你相信我,我和你一样!”说着,轻轻地竖起了四个手指头,意思是自己是新四军。李毅将信将疑,不敢吐露身份。夏治保生怕屋外站岗的哨兵听到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是轻轻地在李毅的耳边说道:“我受十六旅首长的指派,是过来救你的,请你务必相信我!”然后转身离开了。

申捷策略为了防止迟则生变,夏治保把情况向新四军方面做了汇报。地下党组织又派另一位内线的同志告诉李毅,夏治保是我们的人,请她配合夏治保的工作,争取早日获救,李毅这才相信夏治保是自己的同志。

申捷策略过了两天,伪自卫团的大小头目一起出城到柘塘去喝酒,因为大刀会的一个首领,也是一个大汉奸叫姜正元过六十大寿,这些伪军头目有不少是他的徒子徒孙,所以就一起去了。县城里只留下一些排不上号的小头目看守,对李毅的看管也松了很多。夏治保看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用酒菜把看管的伪军灌醉了,趁着夜色,打开了牢门,带着李毅逃出了伪自卫团的团部。

两个人一直跑到县城小西门的城墙边上,夏治保用农村人拉牛车的大绳子系在城墙的一棵树上,将李毅缒下了城墙,由于临时找的绳索不是很结实,李毅是个女同志,体重比较轻,缒下去的时候绳索还撑得住,夏治保往下缒的时候,绳索突然断裂,摔昏了过去。李毅将夏治保救醒过来,两人一路跑到松林岗,找到夏治保的一个熟人谷忠义,把李毅藏在谷家的山芋窖子里。本来打算把李毅送到白马李巷去的,但是此时恰好是苏南反顽战役以后,驻扎在李巷和回峰山一带的新四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已经撤离了。夏治保只好四处寻找大部队,终于在溧水浮山地区找到了新四军部队。于是夏治保赶紧回到松林岗,把消息告诉了李毅,两个人立即化装出发,终于到了浮山,见到了谢云晖,完成了组织上交给的任务。党组织对夏治保的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带着李毅逃走以后,第二天,伪自卫团团总等人返回团部就知道了,他们气急败坏,带着团丁把夏治保的父亲和大哥抓到伪自卫团关了起来,并且派人到处通缉夏治保。几天以后,夏治保得知自己的父亲和哥哥被抓了,跟部队领导说明了这件事,说要回去救他们。部队领导纷纷劝阻夏治保:“这明显就是敌人想要通过你父亲和哥哥来抓你,设下的一个圈套,不能去,去了凶多吉少。”江渭清、谢云晖、李毅等人一起劝他,但是夏治保心意已决,他不愿因为自己连累父兄,毅然返回了家中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直接来到溧水伪警察局“投案自首”,倒是令敌人吃了一惊。伪警察局局长瞪大眼睛,上下打量了夏治保一会儿,露出一嘴的大黄牙说道:“不可思议!太不可思议了!一般人躲都来不及,你居然敢来投案自首,有意思!是个孝子,也是个好兄弟!说吧,你想怎么办?”夏治保冷笑一声道:“自古以来,一人做事一人当,人是我放走的,和我爸我哥没有任何关系,要抓就抓我。”伪警察局局长点点头,笑道:“不错,你是个汉子,我不为难你的父亲和哥哥,我把他们都放了。”

夏治保的父亲和哥哥都被释放了。夏治保被关在伪警察局的号子里,关在一起的有好几个人。

不能被困在这里!夏治保心里反复琢磨如何逃出去,外面有伪警察看守,直接从门口出去的希望很小,他鼓动狱友一起想办法逃出去,可这些人胆子都很小,他们说你有本事你就自己出去,我们不告发你。夏治保以前当伪自卫团团丁的时候,伪警察局的院子来过很多次,他知道这个房子的墙壁是砖砌的空斗墙,并不是很结实,而且出了后院,是一条偏僻的小道,没有什么人家和行人。他就装出非常生气的样子,用脚踢墙,他的脚上穿的是伪自卫团发的硬牛皮鞋,一脚,一脚,又一脚……咚咚咚的声音惊动了看守,跑过来见他是在踢墙壁,还以为他脑子坏了,也不管他,狱友们也不知道他是要干什么。空斗墙经受不住夏治保的连续猛踢,终于松动了。

这一天,等到半夜三更的时候,夏治保爬起来,用手抠挖墙上的砖头,扒了一个大洞。狱友们全都被惊醒了,但他们都是穷苦人,也不作声,夏治保说:“我现在就要出去了,我逃走和你们无关,你们等我走了有个十来分钟就大声叫喊,说夏治保跑了,他们问就说你们都睡着了,他们就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了。”说完,夏治保钻出洞去,回头又用拆下来的砖把洞堵了起来。夏治保站在院子里悄悄地打量了一下四周,静悄悄的,他蹑手蹑脚地走到一个屋子门前,轻轻地一推,门居然被推开了,隔壁传来响亮的打鼾声。借着朦胧的月光一看,夏治保喜出望外,原来这间房子是伪警察局的武器库,一挺轻机枪放在大桌上,还有一些机枪子弹。夏治保也不敢贪心,背起机枪,揣起子弹,跑到后院墙边上,院墙不高,他一用力,爬了上去,往下一跳,顺着以前熟悉的小路往小西门方向跑去。走出去很远了,才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大喊:“夏治保逃跑了!快来人啊,夏治保逃跑了!”接着就是一阵慌乱的嘈杂声。夏治保微微一笑,大踏步向着小西门走去。

申捷策略天快拂晓的时候,夏治保来到了小西门的城墙边上,这里是他上次和李毅逃出城去的地方。夏治保刚刚准备爬上城墙,从上次那个地方缒下城去,突然发现前面有的人打着手电筒,有的人打着火把,声音嘈杂,隐隐约约却也能听清,千万不能让夏治保跑了。看来这些人不是伪自卫团的团丁就是伪警察局的黑狗子。夏治保知道城墙暂时肯定是走不掉了,而且天很快就要亮了,他迅速地钻进一条下水沟里,沟底虽然有些水,但两边还是有些干燥的,而且沟埂上杂树丛生,在上面根本看不到下面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找了一个凹陷进去的地方坐了下来,把机枪子弹全部推上了膛,防止有意外发生,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。天渐渐亮了,太阳光透过树梢照了下来,洒下斑驳的光影。他想从城墙下的涵洞爬出城去,因为这条水沟刚好和涵洞连接着。结果爬过去一看,不禁大失所望,下水道的出口被日本鬼子用铁丝网拦了起来,没有工具想出去根本不可能。夏治保无奈只好又返回头,等待天黑下来还是继续从城墙上缒下去。

平常一天的时间不在意就过去了,今天夏治保觉得特别漫长,又饥又渴,饥饿暂时还可以忍一忍,可干渴真不好受,水沟里的水都有点发绿了,为了活命,夏治保也只好喝了几口,略微缓解一下干渴。

申捷策略天终于黑了,伪自卫团和伪警察局的人见抓不到夏治保,早已没有了耐心,又跑到夏家把夏治保的大哥关了起来,关了七天才放。城墙上一个人也没有了。夏治保悄悄地爬上沟来,跑到附近的一个熟人家里找了一根绳索,然后从上次逃跑的地方轻轻地缒了下去,顺利逃出了溧水县城,胜利返回部队,得到一挺机枪,受到了部队首长的表扬。

一所古色古香的大宅院里,桂花树遮挡住了盛夏的阳光,两棵桃树上挂了很多快要成熟的大桃子,兴许是吃饱了,一只大狼狗懒懒地趴在院子门口,对面前一块大肉骨头,闻都不闻一下。一条青砖铺成的甬道旁,溧水伪自卫团团总宫白彪像头刮了毛的大肥猪,躺在一张躺椅上,旁边两个穿着旗袍的年轻女人,不停地用蒲扇扇风。板桥伪自卫团团总姚少卿毕恭毕敬地站在胖团总身旁,伪警察局局长洪严冰坐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。

宫白彪斜着眼睛看了看姚少卿,语气里带着几分不满,说道:“姚少卿,这夏治保居然从警察局的监狱里跑了出去,跑了本来也没有什么,可是他小子居然胆大包天,还跑进武器库里偷走了一挺机枪,这件事被皇军知道了,非常生气,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把夏治保给抓住,不然皇军面前无法交代。”

申捷策略姚少卿点头哈腰地说道:“请团总您放心,我们一定到处布控,争取早日抓住夏治保。”洪严冰也随声附和道:“请宫团总放心,我们如果发现夏治保,必定会把他抓起来,绝不轻饶了这小子!”

申捷策略几天以后,夏治保奉了领导的命令,腰插一支短枪,化装到溧水县城侦察。看见大街小巷到处贴满了抓捕自己的通缉令,许多伪军以维护治安为名,强抢老百姓的东西,不禁十分生气,他找到以前当团丁时的一个同事毛二,让他带信给姚少卿,如果姚少卿还做日本人的走狗,新四军绝对饶不了他,他约姚少卿到离板桥不远的曹家村前面龙王庙的小山坡上见面,想当面跟姚少卿说明跟着日本人干是不会有好下场的。

姚少卿正在为如何抓住夏治保伤透脑筋,听到部下的汇报,夏治保要约自己见面,心中不由得大喜:哈哈,天堂有路你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!夏治保啊夏治保,你小子还是年轻,嫩啊!看我怎么收拾你!心里虽然乐开了花。姚少卿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对那个团丁说:“毛二,你老家是曹家村的吧?”

毛二点点头道:“团总,是的!”“你们村上有几条进村的路啊?龙王庙那边的路好走吗?”毛二想了想,说道:“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连小路一起算有六七条路的,龙王庙在村子中间,路不太好走,就一条路到龙王庙那里。”姚少卿点点头道:“行啊!毛二,夏治保讲的话也没有错,咱们都是中国人,你告诉他,明天下午两点我们就在你家和他见面,不要带人来。”毛二点头答应了,找到了夏治保把姚少卿要和他见面的情况说了一遍,并且告诉了他家的详细位置,夏治保听了很高兴,心想如果能够劝说姚少卿不做伤天害理的事,也算是为老百姓做了一件大好事。

申捷策略第二天,正在曹家村前小山坡上龙王庙门口等着姚少卿的夏治保突然发现,龙王庙四周的树林四周已经布满了伪自卫团的团丁,还有不少穿着黑皮子的伪警察。不好!上了姚少卿的当了,要赶紧撤。想到这里,夏治保准备从事先打探好地形的一条小路撤走。谁知,他刚钻进小树林里,就被姚少卿带着几个团丁,端着枪逼回了头。姚少卿得意扬扬地笑道:“夏治保,想跑吗?你的名字可是在日本人那里挂了号的,你跑了,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?”

夏治保用手枪指着姚少卿冷笑道:“姚少卿,你真是认贼作父,卖国求荣的狗汉奸,你就不怕咱中国的同胞们骂你是汉奸走狗卖国贼,不怕你丢了老祖宗的脸吗?”

姚少卿皮笑肉不笑地说道:“呵!呵呵!夏治保,想不到你小小年纪,竟也学得伶牙俐齿。你说的没错,当汉奸走狗卖国贼是玷辱祖宗,对不起国家,可是我不跟着日本人干,会有大房子吗?会有金条、大洋吗?会有美女吗?俗话说得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!你如果愿意的话,投降日本人,我一样包你享受荣华富贵。”

申捷策略夏治保怒不可遏,责骂道:“呸!不要脸的汉奸,你夏爷爷就是死了,也要做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,总比你给日本人当走狗强。”说完,夏治保举起手中的短枪,瞄准姚少卿就是一枪,姚少卿吓了一跳,本能地往旁边一闪,夏治保一枪,正好打在姚少卿的胳膊上。姚少卿痛得要命,大喊道:“开枪!开枪!打死他!”

一时之间,埋伏在四周的伪自卫团团丁和伪警察一起开火,夏治保一个趔趄,身上已经中了几枪,一下倒在了血泊中。为了民族的解放,为了抗战的胜利,这个勇敢的战士,献出了自己21岁的年轻生命,倒下时,他的眼睛依然瞪得大大的,充满了愤怒与不甘。

申捷策略夏治保同志的一生,虽然短暂,可是平凡之中体现伟大,他把自己的青春和热血,奉献给了祖国,奉献给了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事业。他虽然牺牲了,但是他的英名永远留在溧水的土地上,与日月同辉。

选自《溧水红色故事》 南京市溧水区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中共南京市溧水区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著

标签:治保;新四军;伪军
责编:李芸倩